教学频道  

李加旭:“干嘛”“干么”“干吗”,该用哪个?

2018-03-30 09:54 李加旭
  • 0人参与
  • 0人评论

“干嘛”“干么”“干吗”这三种用法,平时在阅读中都可以见到,究竟哪种用法才是规范的呢?李加旭先生认为,根据权威工具书的释义,“嘛”和“么”都不用于表示疑问语气,因此,“干吗”才是规范用法。详情请看——

“干嘛”“干么”“干吗”,该用哪个?

平时阅读,我们常常在出版物上看到“干嘛”“干么”“干吗”这三种用法。不仅报刊上有这三种用法,连获我国最高文学奖之一——茅盾文学奖的名著中也如此。请看:

(1)普京反问道,如果勒庞想会谈,俄罗斯干嘛要拒绝呢?(《参考消息》2017年5月31日)

(2)“喂——小子,在瓜地里干嘛?”(《浦东时报》2017年10月18日)

(3)牛小丽一愣:“干嘛?”(《作家文摘》2017年11月17日)

(4)干嘛非追求时髦?(第二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刘心武《钟鼓楼》)

(5)你干嘛不做几道几何题呢?(《钟鼓楼》)

据统计,《钟鼓楼》全书有14处用“干嘛”。

(6)干么满山乱跑哇!(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刘玉民《骚动之秋》)

(7)姐,你干么去?(《骚动之秋》)

据统计,《骚动之秋》全书有12处用“干么”。

(8)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吗要来招惹这个同类呢?(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徐贵祥《历史的天空》)

(9)无伤大雅嘛,干嘛要纠正?(《历史的天空》)

看来,《历史的天空》中“干吗”“干嘛”两个都用。

那么,是“干嘛”“干么”“干吗”三种用法都对,还是其中只有一种用法是对的呢?

要弄清这个问题,需要搞清楚“嘛”“么”“吗”这三个字的用法。

不少人认为《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是权威的语言文字工具书。先看这两部工具书对“嘛”“么”“吗”三个字的用法是怎么解释的。

 最新版《辞海》(2009年版,更新的《辞海》将于2019年出版)1259页注:“①见‘喇嘛’(1073页)。②语助。(1)表示本应如此或显而易见。如:人多力量就是大嘛!(2)表示期望、劝阻、提醒等。如:动作快一点嘛;你就别去嘛!(3)用在句中停顿处,以唤起听话人注意。如:公务员嘛,办事就得大公无私。”

 新版《辞海》1259页注:“表语气。同‘吗’。”1275页又注:“①作词助。如:这么,什么,多么。宋元词曲中亦用为这么、那么等的省文。黄庭坚《南乡子》词:‘万水千山还么去。’②歌词中的衬字。如:五月的花儿开呀,红呀么红似火。”

 新版《辞海》1243页注:“什么。如:干吗?”1259页又注:“用于句末,表疑问或反诘的语气。《红楼梦》第四十八回:‘你能够像他这苦心就好了,学什么有个不成的吗?’”

《现代汉语词典》对“嘛”“么”“吗”的解释,且不说最早的版本,就从1996年出版的修订本(第3版)直到2005年出版的第5版、2012年出版的第6版、2016年出版的第7版,不管“嘛”“么”“吗”这三个字的条目怎么调整,其释义基本上与《辞海》一致。

不同的是,修订本《现代汉语词典》把“吗(么)”“嘛(么)”作为条目;而第5版把“么”单列条目,并在其后注“①同‘吗’。②同‘嘛’”。结果给人的印象是“嘛=么=吗”。这可能是我们前面说的三本名人名著和报刊上将“干嘛”“干么”“干吗”并用的原因吧,似乎三种用法都可以,没有对错之分。

我们仔细查看两部权威工具书可知:“嘛”没有表示疑问、反问之义;“么”只是在“表语气”上同“吗”,而不表示疑问代词“什么”。《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虽注“‘么’①同‘吗’。②同‘嘛’”,但“同‘吗’”也还只是在“表语气”上,并没有说在其他方面也同“吗”;至于“同‘嘛’”,“嘛”本身没有表示疑问、反问的功能。

在《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所有的释义和举例中,只出现“干吗”这一用法,“干嘛”“干么”并没有出现。此外《现代汉语词典》从修订本直到第5、6、7版,在词条“干”后均有“干吗”这一词,并注明“疑问代词”。第6版和第7版《现代汉语词典》已把以前各版本上的“‘么’同‘吗’、同‘嘛’”改为“‘么’①旧同‘吗’。②旧同‘嘛’”。多了一个“旧”字,就是说“同”已是过去的事了。看来,“么”表语气时也不同“吗”了,与“嘛”在作为助词或表句中停顿时也不同了。

综上所述,“嘛”“么”“吗”三个字,只有“吗”最适宜用于表示疑问、反问的语气。因此,“干嘛”“干么”不能再用,用“干吗”才是规范的。

作者:李加旭  中国产业报协会原秘书长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