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频道  

我与师父“玩”语文

2018-02-01 16:33 来源:语言文字报 骆文俊
  • 2人参与
  • 0人评论

骆文俊能抓住语文课的灵魂,善于应变,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肖培东听完课后如是说。两人一见如故,肖培东还收他为徒。骆文俊跟随肖培东,一抛“步步惊心”的预设,更重文本和学生,开始“玩”语文。在骆文俊眼中,“师父”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在《上车,还是下车》一文中给出了答案:“肖老师,我看得见你眼中的精明,却看不到你心里的计较;我看得见你眼中的期待,却看不到你扬起的皮鞭。”详情请看——

我与师父“玩”语文

比较得意的是,是师父找我做徒弟的。

大约七年前,在浙江老富阳中学的钟楼附近,我第一次见到他,但不知道他叫什么。他着一身黑色帅气的风衣,背一个黑色双肩包,孤身伫立于灯火之下,很有侠士风范。我们打了个招呼,我叫他肖老师,寒暄之后,请他和他的一位朋友在桂花路的黄金饭店吃了个便饭,胡聊了一会儿。然后我早早送他到宾馆休息了,因为明天一早他有一节写作课。

还是在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才知道“肖培东”这个名字。下了晚自习回到家,一个电话打来,是一个陌生的温州号码。他说:“你课上得不错,我从省教研员胡勤老师那里得知你的电话。这样吧,给我当徒弟!”真诚的语气中有几分强硬。我说自己喜欢教书但是没什么追求。他说,我看过你获得省优质课一等奖的课堂实录视频,觉得你很有灵气,我想即使有团队为你设计,也不可能设计出课堂的灵魂和应变。你上课后10分钟,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这有个富阳的选手比较灵光,和你的风格很像。我一看视频,果然如此!”

我一再说自己能力一般,他一再肯定自己的眼光。

事实上我叫他“师父",是后来的事。自恋自傲的倔强性格决定了我几乎没有仰视的习惯。

在百度网站搜索以后我才知道,他是浙江省迄今为止最年轻的中学语文特级教师,而且从目前评价特级教师的标准来看,应该是后无来者了。

师父在温州永嘉,我在杭州富阳,车程在5个小时左右。师父没听过我上课,倒是我先听老师上课了。

就是他在富阳的那一节写作课,那节行云流水般的写作课,让我充满敬意,但我没有半点学意,因为肖老师的课堂是根本学不来的。他是无招式、无路子的,用颜回的话来说,就是“末由也矣”。这是一节毁了我教学三观的课,我顿时觉得我和他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青春不羁的姿态,由此我有一种进入无崖子逍遥派的感觉。

“珍珑棋局”来了,我破不了,也不想破,就像韦小宝遇到陈近南一样。他会催着我写论文,催着我上公开课。我应对日常的教育教学工作都已是捉襟见肘,哪里能一下接住几句拷问?心虚的我就这样支支吾吾对付过去了。待他严厉起来了,我就被拖去上一节课。现在数来,嘉善、嘉兴、湖州、温州、台州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教学活动经常是这样安排的:当地的老师上一节,我上一节,他上一节(或两节),加一个讲座。他几乎不会给你课前指导或提出要求,更不会和你一起来细细磨课。我常担心砸了师父的牌子,他常常只说一句:“你不会,就多读课文”。等我上完课,他花几分钟,简单地和我交流,于是我胆子越来越大,一抛“步步惊心”的预设,更重文本和学生,开始“玩”语文。

他会给我寄书,厚厚的语文专业理论书(惭愧的是,书我好像没看完);会给我的儿子瓜瓜送玩具。说来惭愧,我却不曾记得他的生日,算是个顶不懂“礼数”的徒弟了。我在《上车,还是下车》一文中写过这样的话:“肖老师,我看得见你眼中的精明,却看不到你心里的计较;我看得见你眼中的期待,却看不到你扬起的皮鞭。”我“拜”他为师,就像是坐上时速300公里以上的高铁,一路飞驰,没有目标,也不为远方。

不知不觉,我长进了。我还成了大师兄,领着一帮师弟师妹们开心地走在语文路上,我们歌唱,我们喝酒,我们“玩”语文。

师父鼓励再三,要我去追求更高目标,要我评特级,又见我因种种原因,终不再坚持。他做过校长,比我更明白特级教师的头衔很重要。

很久以前,他的师父就没有想过能评上特级。那个为他写下“碧波深处有珍奇”的老人,那个因为说真话而被打成“右派”的老人,那个坚持要撤去欢迎标语中“语文教育家”称谓的老人,那个喜欢喝绿茶吃豆腐种花草的老人,那个说“为人师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的老人,叫钱梦龙。

在现世,有一个无私教我帮我,且懂我的人,不为名不图利,他叫肖培东。他是我的师父,我们认识七年了,我很幸运。

作者:骆文俊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中学教师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