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频道  

吴桐祯:痴情故旧真语文 朝夕忧喜总相亲

2017-11-30 16:45 来源:语言文字报 吴桐祯
  • 13人参与
  • 0人评论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作为语文教育工作者,要全面学习、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就要不断提高教学质量,用语文的方法实现立德树人。

2012年底,《语言文字报》、《语文建设》杂志发起真语文大讨论,并在五年间举办数十场真语文活动,倡导语文教学返璞归真,得到诸多同人支持。为了总结经验,再次出发,本报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努力让每个孩子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用语文的方法实现立德树人·我与真语文这五年”专栏,邀请五年来与我们相伴前行的老师、读者讲述求真心路。

吴桐祯是北京市资深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也是真语文总策划王旭明的恩师,更是最早支持真语文的专家之一。88岁高龄的吴老不仅多次撰写文章参加讨论,还跟着真语文团队到各地讲学、评课,悉心指点青年教师。他强调“让学生学会学习是真语文的核心目标”,并提出切实可行的“语文自学能力指导法”。两年前,吴老旅居海外,但仍心系真语文,在真语文网上发表18篇文章,为网友解答教学问题。王旭明将吴老称为自己“语文生命的守护神”,他说:“有他伴随,我就心里有底,充满力量;有他伴随,我就看到远方,勇敢前行。”

得知本报征集“我与真语文这五年”的故事,吴老第一时间撰文。他在文中回忆自己与真语文的“初见”,并用“痴情故旧真语文,朝夕忧喜总相亲。天年颐养增学问,助益神思远黄昏”描述自己对真语文的深厚情感。本期刊登吴老的文章,同时真诚希望关注、支持真语文的同人来稿,讲述您与真语文的故事……

《语言文字报》编辑给我来信,说真语文活动马上要迎来五周年纪念日,邀我写一篇文章,讲讲我与真语文的故事。说实在的,我与真语文还真有点儿故事。

2013年的一天,我去拜访语文出版社王旭明社长。他向我介绍了由他发起的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并请我担任真语文总顾问。我当时觉得自己已退休多年,恐跟不上形势,怕难以胜任,就没敢答应。

后来,我又接到旭明社长的电话,他请我和他一起去某地参加一个语文教学活动,并请我在活动中作一小时有关语文教学的报告,再用半小时与他“对话”。当时我曾问他:“我发言的内容需不需要提前请你把关?”他说:“不用,您就讲您想讲的!”我被这种信任感动,就答应了下来。

那次活动中,有一位高校教授作有关中学语文教学的报告。他虽是大学教授,但说自己“一年之中在全国60多个省市的中学上了示范课,颇得好评”。然而,他在发言中说了很多不符合真语文教学理念和要求的话,引起台下一位青年老师和另一位教授的质疑,我对他的很多观点也不赞同。此事让我想到:如果全国真的有60多所中学把他这种非语文、伪语文的教学方法奉为圭臬,那么语文教学“求真”的工作,实在是应该提上日程了。

活动结束回京后,我观看了一些全国各地语文老师寄给语文出版社、参加教学评比的录像。我发现,录像中的老师上课大有“不搞‘声光电’,就不是语文教学”的趋势。我一向认为:今日的教,是为了明日的不教,要通过语文教学“培养学生具有以读写说听能力为核心的语文素养”。因此,看了这些录像,我暗自发问:让学生远离课文和书本,为“声光电”的流光溢彩所吸引,为老师“匠心独运”的“创意”“叫绝”,他们还如何发展语文能力?这样的老师,难道不是以“电气工程师”的身份“鹊巢鸠占”了为人师者的席位吗?(需要说明的是,语文教学并不排斥“声光电”,但决不可喧宾夺主)由此,我又想起一句很有名的话,大意是:一个国家最不容许滥竽充数的是三种人,一是老师,二是法官,三是医生。因为这三种人是关乎国家命脉,关乎人民能否得到公正待遇,关乎人民生命安全的!退一步说,如果不能做到这“三不容”,那么也决不容许老师滥竽充数,因为好的法官、好的医生可以由好的老师培养出来!

我这个联想可能有些不恭,但这些录像真的让我感到:向语文老师提出返璞归真的教学要求实在有必要!此要求既可“挽救”一部分老师的语文教学,又可以请另一部分老师审视自己的课堂是否符合真语文理念的要求,不符合即改正,总之,决不做“滥竽充数”的语文老师!与此同时,我也想为真语文活动的发起者点赞,但是至今赞语“羞涩”。为什么呢?因为有一次我给《语言文字报》写稿,用“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赞誉真语文,但文章发表时这一赞语被删去了,说明此赞誉不够妥当。因此,我至今还在寻找恰当的赞语。

这之后,我参加了真语文活动,但不能算是积极分子。因为活动发起之初,我未能有幸参加;后来因为家事,我有近一年半的时间不在北京,没有参加活动。不过,虽然人离开了北京,但我的心并没有离开真语文。在这一年半中,我整理了之前参加活动的收获,写下“痴情故旧真语文,朝夕忧喜总相亲。天年颐养增学问,助益神思远黄昏”等顺口溜。其中的“学”与“问”是分别有所指的:“学”是指我从参加活动的各位专家、青年才俊身上所学到的宝贵经验;“问”是我这个人爱“较真儿”,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不断地向真语文之“真”发问,积累了不少问题。我想针对这些问题写一些文章,提出对策,回北京后发表出来,帮助青年老师理解真语文理念,把语文教得更“真”一些。

说来凑巧,刚写了两篇文章,我就接到真语文网编辑王景的约稿。于是,不用等到回北京,我随时就可以把写好的稿子通过电子邮件发给王景,由他将文章发布在真语文网上。这样,在一年半里,我以答问的形式陆续写了18篇大大小小的文章,均已发在真语文网上。

这18篇文章,每篇都回答一个关于语文教学的问题,根据内容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提建议,如在《如何引导学生建立合理的知识结构》一文中,我向两类语文教育工作者提出建议。一是对语文教材编写者,希望他们能够对教材选文作出恰当说明,如为什么选这篇而不选那篇,某篇课文为什么放在这个年级而不放在别的年级,篇与篇之间有怎样的关系,等等(如果已有教材编者这样做,请原谅我孤陋寡闻)。二是对语文老师,希望他们上每一节课都要有“此课教学内容乃是建构学生合理知识结构所必需的一个点”的意识,不能想教什么就教什么。这一类文章还包括《教学生学会“精读”》《让学生学每一篇课文都经历感知转换、情感体验与自我构建》等。我觉得这些问题都很重要,应该得到解决。第二类文章是想向专家请教,并寻找对此问题感兴趣的老师,与我共同研究。如我想到了“知识的相似块”问题,但对此不够了解,因此写文章提出问题。

经过五年发展,真语文活动不仅成绩斐然,而且积累了不少经验,我觉得该是做小结的时候了。我建议,做小结时要把一些公认的观点具体化,真正落实。比如通过评课,告诉大家如何把“老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体现在课堂教学中。好的理念一定要便于老师运用,不然,永远难以避免“说”与“做”脱节的现象。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