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频道  

张世平:在诵读经典中传承优秀传统文化

2017-08-18 16:03 来源:语言文字报 张世平
  • 83人参与
  • 0人评论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类的精神家园。传承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国人的共识。诵读古诗词、文赋等经典作品,是传承优秀文化的重要方式。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提出“实施中华经典诵读工程”。

经典诵读对文化传承、个人发展有怎样的作用?在经典诵读中,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语文教育工作者如何在传承中华优秀文化中发挥作用?在前不久举办的真语文五周年乌兰察布站中学专场活动中,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国家语委普通话与文字应用培训测试中心主任张世平作专题报告,对这些问题作出详细解答。

张世平回顾了十年来我国举办中华经典诵读系列活动的情况,并对诵读活动的进一步开展提出十点建议。他表示,经典诵读在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个人成长中,具有“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作用。想要长久开展这一活动,需要将之与语文课堂、学校教育和校园文化建设有机融合。语文教师要将语文教学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让经典得以传承,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扬光大。本期编发张世平的报告,希望对广大同人探索语文教学如何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有所启发与帮助。

在诵读经典中传承优秀传统文化

张世平

近年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真语文五周年的一系列活动中,也有很多涉及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

2006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以下简称“两办”)联合发布《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其中提出“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和传统经典、技艺的传承”,“在中学语文课程中适当增加传统经典范文、诗词的比重,中小学各学科课程都要结合学科特点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在社会教育中,广泛开展吟诵古典诗词、传习传统技艺等优秀传统文化普及活动”。

2008年,政府各部门先后印发多个文件,贯彻落实中央政策精神,推进中华经典诵读工作,并将“雅言传承文明,经典浸润人生”定为“中华诵”系列活动的主题。同年,中共中央宣传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央文明办、民政部、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国家语委、解放军总政治部、共青团中央等共同主办的“我们的节日——中华经典诵读·清明篇”晚会在江苏省南京市举行。此后十年,“中华诵”举办传统节日诵读晚会和红色经典诵读晚会40余场,引导开展群众性诵读活动,营造经典诵读社会氛围。此外,“中华诵”还开展了汉字书写、作文、诗词歌赋创作以及夏令营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共有近7000万人次参与。

2010年8月,刘延东同志对“中华诵”系列活动作出重要批示:“‘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是加强中华优秀文化传统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创新举措。教育部、国家语委要在总结活动成果和经验的基础上,精心组织各项活动,扩大覆盖面,增强影响力,吸引更多台湾和港澳地区青少年共同参与,把‘中华诵’系列活动打造成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增强民族历史文化传承和国家认同、构建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载体和平台。”此后,全国11所直属高校以及20个省份的近2万所学校开展“中华经典诵写讲”试点工作,引导各地学校在课程教材建设、学科建设、活动开展、人才培养等方面进行探索实践。2013年以来,教育部、国家语委联合中央电视台,举办了三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两届《中国成语大会》和两届《中国诗词大会》,从字、词到篇章,深入挖掘,充分体现了语言文字和传统文化的魅力。节目总收看人次超过30亿,在全社会掀起学习汉语汉字和经典诗词的热潮。

2017年1月,两办发出《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实施中华经典诵读工程”。这为中华经典诵读系列活动的进一步开展提供了保障,指明了方向。

经典是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之记录,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在经典中得以保存。回顾十年来经典诵读系列活动,我认为,经典诵读在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个人成长中,具有“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作用。具体表现为三点。

第一,普及通用语言。“中华诵”的主题是“雅言传承文明”,“雅言”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说法,是指一国国民使用的通用语。汉代将通用语称为“通语”“凡语”,元代称为“天下通语”,明清称为“官话”,民国时称“国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普通话”成为我国的通用语。“雅言传承文明”,说明经典诵读是新时期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的一项重要举措。

第二,提升语言能力。《论语·季氏》中说“不学诗,无以言”;《左传·襄公二十年》中借孔子之口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英国哲学家培根也曾说:“读诗使人聪慧。”经典诵读活动通过引导国人诵读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中的经典诗词文赋,提升国民语言能力和语文素养。

第三,提升综合素质,承续民族传统。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演讲,提出“通过普及教育,启迪心智,传承知识,陶冶情操,使人们在持续的格物致知中更好认识各种文明的价值,让教育为文明传承和创造服务”。我国自古以来就有诗教传统。诗文经典具有认识价值、教育价值和审美价值,通过读诗、读经典,让中小学生“腹有诗书气自华”,进而启迪心智、传播知识、陶冶情操、传承和创造文明。

经典诗文有如此重要的作用,它对我们的影响是浸润式的,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的心灵。两办的《意见》中,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理念、中华传统美德以及中华人文精神都有非常精当的概括,这些内容在我国古代经典诗文作品中,都有所体现。《论语》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教给我们为人处世的方式;“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教给我们判断能力和人生态度。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告诉我们要有信念和操守;范仲淹《岳阳楼记》中传颂千古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告诉我们人要有境界和情怀。李白的《关山月》,气势磅礴、境界壮阔,让人感受到驻边战士思念家乡和祈望和平之情;杜甫的《望岳》,既有现实,也有理想,体现出诗人对人生志向的坚定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这些作品,都具有浸润人心的教育价值和审美价值。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师范大学考察时谈道:“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总书记的指示,对当下的语言文字和语文教育工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在参与组织、推进“中华诵”系列活动的过程中,我收获了一些思考与感悟。结合今年“两办”发布的《意见》,初步总结出开展经典诵读活动的“十项注意”。

第一,区分传统文化与优秀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意见》明确提出,要“秉持客观、科学、礼敬的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扬弃继承、转化创新”。在经典诵读活动的组织实施过程中,有些地方教育部门也及时发文,纠正活动中的一些偏差。比如,山东省教育厅曾要求各地中小学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不可不加选择地全文推荐《弟子规》《三字经》等内容。《弟子规》中写“亲友疾,药先尝”,虽说是孝敬父母,但药是治病用的,孩子先喝,恐怕不一定是科学的态度。

第二,适应对象,注意选择。我曾经见过小学生读“春花秋月何时了”“问君能有几多愁”这样的句子,对于孩子来说,这样的诗句读之过早。

第三,不薄今人爱古人。古代经典与现当代文化精华、革命传统要并重。《意见》强调,要“不复古泥古,不简单否定,不断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不断补充、拓展、完善,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说得非常正确。

第四,不排斥外来优秀文化。在组织学生开展经典诵读等活动的同时,主要内容当然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但也不能完全拒绝外来优秀文化。这既是博大的胸怀,也是科学的态度。正如《意见》中所指出的,“坚持交流互鉴、开放包容”,“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取长补短、择善而从,既不简单拿来,也不盲目排外”。

第五,兼顾精英化和群众性。《意见》指出,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文化参与感、获得感和认同感”。具体到诵读,我们要明确表演艺术家朗诵和普通人朗读的区别。作为语言艺术,朗诵自然很精彩,但普通人很难做到。如果我们以这样的高标准来要求学生,很多孩子就不敢读了,他们的认同感和参与感就会受到影响。

第六,按照作品的特质读。北京人艺已故艺术家董行佶先生曾经感慨,当下朗诵高声大气的多而委婉低回的少。确实,年轻人血气方刚有热情,在诵读时多表现出所谓“吼派”特征,这自然是可以的;但真正值得倡导的,是对应作品风格,在“吼”与“哼”之间有所选择,慷慨激昂和轻声细语并存分用,认真体会经典的内涵,结合自己的领会、情感,把内容传递给听众。

第七,力避形式主义。《意见》中提到的中华人文精神,包括“俭约自守、中和泰和的生活理念”。经典诵读中,形式主义和假大空的奢华作风是一定要摒弃的。比如,我们在一些活动中见到学生着古装、执书简,这并不是必要的。花钱做这样的服装,对中小学生理解经典作品的内容并没有太多帮助,孩子们穿着日常服装朗诵经典,可以把精力集中到对作品的理解上。

第八,与时尚携手,与喜闻乐见同行。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不是只能用古代的形式?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应该与当代文化相适应,古代优秀文化精神应在现代有新的发扬。比如,现在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爱好,在吟诵形式上,我们可以尝试用流行歌曲的演唱方式,但要注意使用普通话。

第九,遵守规范、不离根本,不同场合不同处理。张若虚的名篇《春江花月夜》中有“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这两句用了顶针的修辞手法,其中有两个“斜”字,常见的诵读方式有三种:两个都读“xié”;两个都读“xiá”;第一个读“xiá”,第二个读“xié”。我注意到这个问题后,做了一些研究,也请教了一些学者。我觉得,根据不同的角度,这两句的读法可以不同:站在诗词的角度,我们尊重诗词格律;站在诵读的角度,我们坚持普通话发音。老师们教这篇文章时可以跟学生讲清楚古人为什么这样读,用普通话标准音该怎样读。

第十,与语文课堂、学校教育和校园文化建设有机融合。学习经典和语文教学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多年来,经典诵读虽然通常在校园内开展,但始终没有走进课堂。要长久开展这一活动,就需要使之与语文课堂、学校教育和校园文化建设有机融合。真语文总策划王旭明先生曾多次提出,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是语文教育的任务,传统文化教育是塑造一代人灵魂、建构一代人精神世界的大事,必须从娃娃抓起,从语文教育抓起,从语文教材抓起。他发起的真语文活动,也将提升语文教师的传统文化素养作为重要内容,这是对中央政策精神的贯彻与落实。

多年来,我国教育系统一直注重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注重传统文化教育,注重经典诵读。我希望,各位老师能从自己的本职工作入手,使语文教学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让经典得以传承,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作者系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国家语委普通话与文字应用培训测试中心主任,本文根据其在真语文五周年乌兰察布站中学场活动中的报告录音整理而成,有删改)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