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频道  

读书不破万卷亦可有神

——读《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

2016-11-01 15:36 来源:语言文字报 王旭明
  • 28人参与
  • 0人评论

杜甫有诗曰“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多读书、读好书,是语文教育工作者提升专业能力的重要方式之一,然而大多数一线教师教学任务繁重,用来读书的时间非常少。如果将有限的时间用来读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经典之作,虽不能“破万卷”,亦可“下笔如有神”,达到事半功倍之效。如何从万千书海中选出可读之书?本报特开设《荐读》栏目,邀请语文同人分享读书心得,帮助老师提升阅读质量。

前不久,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读了北京市朝阳区教研中心教研员何郁的《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王旭明认为,这本书集纳了孔子、孟子、老子、庄子等我国古代重要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的思想精华,既有概述,又有原文、注释,更有著者的独特理解,能够帮助一线教师理解人物及其思想。此外,此书名虽显深奥,但语言流畅自然,且时时迸发出诗一样的文学语言,令人情动。读这样一本既不艰涩又很深刻的书,既是好事,又是幸事。本报刊发王旭明的荐书文章,同时欢迎广大同人积极来稿,推荐精品图书,相互交流,共同提高。

我很少荐书,一是我读书不多,难以推荐;二是在所读的不多的书中,感觉真正是好书的,亦不多;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广大读者尤其是老师工作十分繁忙。不敬业的老师读不读书都无所谓,当下真正敬业的老师会从早忙到晚,又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读书呢?因此,我坚持认为,“读书破万卷”当然很好,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读万卷书。读几卷、十几卷真正的精品和具有多方面价值的书亦可“下笔如有神”。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要向广大读者尤其是中小学教师推荐何郁老师的著作《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

虽然我并不认可本书的书名,甚至想,如果我是责编,一定动员作者改一改书名,改为《中国古代十五大家》似更妥帖。尽管作者在前言中不离“哲学”二字,我们也知道他对古代哲学的热爱,但从本书内容看,说“哲学”确是不完全贴切。若用《中国古代十五大家》的标准,这本书真是读一本胜过读数本的好书。本书从孔子开始,先后写了孟子、荀子、老子、庄子、墨子、韩非子、惠施与公孙龙、鬼谷子、孙子、何晏、神秀与慧能、朱熹、王阳明,最后以诗学结束,可以说集纳了中国古代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的作品和主要思想。要把这些大家从浩如烟海的典籍中择出来,对于并非专门研究这些内容的广大老师们来说,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啊!费时费力且不提,能否择其精华也很难说。因此,读这一本书,汲取众多古代名家之精华,也可使读者“下笔如有神”。

本书共有十五讲,每一讲都由概述、人物简介、主要思想特点的介绍以及名句精读组成。最可称赞的是名句精读。语文教师出身的何郁深谙广大一线老师的实际情况。这一部分既有原文,又有注释,还有白话文翻译,更有著者的独特理解即“精读”。这样的结构和安排,既有面上的考虑,又有点上的突出,可谓由面到点,交相辉映。作者体量一线老师的苦衷,还不止于此。对人物和思想的理解,作者似乎知道教师们的“惑”在哪里,因此,他在很多处都“解疑释惑”。例如,孔子是老师们耳熟能详的人物了,他的“礼”和“仁”的思想也尽人皆知,但作者告诉我们:“由于孔子的思想主要表现在一些对话和活动中,因此名称繁多,前后说法不一,理解起来有些困难,比如《论语》一书中讲‘礼’75次,讲‘仁’109次,几乎没有一处说法完全一致。”这一段解开了我们对孔子主要思想的一个疑惑:孔子对“礼”与“仁”究竟有没有唯一的阐释?更重要的是,这让我们对东方重感悟和归纳的思维方法有了深刻的理解。

值得一提的还有本书的语言。这本书的书名听起来很深奥,“哲学”两字就能把人吓住,但读起来非常流畅、自然。孔孟之道自不用说,老庄哲学素来被人认为难懂,惠施的诡辩术更是难以说清楚,但在何老师的笔下,这些都讲得通晓明畅,让人一目了然。比如讲老庄哲学:“老子的思想表现为两面,一面是清静无为,与世无争,后继者是庄子;一面是助帝称霸,有利必争,后继者是韩非子。前者是道家的集大成者,贵在养生;后者是法家的集大成者,意在强世。前者激活了文学想象力,成了诗学;后者着力于安邦定国,成了政治学。”这样的分析,语言平实生动,线索脉络清晰可见,在对比中使人对不同的大家以及他们的继承关系有了全新的理解。

说到语言,我尤其感叹,何郁在本书中时时迸发出来的诗一样的文学语言,令人情动。例如,他说庄子:“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却又脱身于世界之外;他看到了万象之物性,却又高蹈于一切物性之上。于生,他看到了苦难,于死,他看到了解放,因此,他超越生死;于名,他看到了危险,于利,他看到了羁绊,因此,他抛却名利。庄子穷而富有,卑而高尚,俗而大雅,形怪而心灵无限美。他是一个艺术家!”我喜欢并崇拜庄子,在读过的论庄子的书中,我以为何郁的这段话最合我意,而且美妙,太难得了!

我与本书作者何郁相识、相交于真语文活动中,我也因此了解了他的身世。何郁19岁丧母、24岁丧父,常人少有的孤独感使他酷爱读书。如他所说:“我该依靠什么才能存活下来?幸好有书,有诗歌,有禅宗。其中中国古代哲学又是我最喜欢的。”看到这一段,我似乎又理解了他称此书为《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的原因。即使在农村学校最艰苦的条件下教书,陪伴他的精神之友还是书。后来,何郁调黄冈教研室,之后又到上海工作,接着又来到北京做教研员。我调侃他说,再进就要进中南海了!他说,人已过五十,从此可安分了!其实我很赞叹他这种不断挑战自己、超越自己的品质。照常人看,能进黄冈教研室这样的单位,已经很不错了;能从湖北打进上海并有了一套住房,已经很令人羡慕了。何郁却一次次挣脱羁绊,不断有更好的发展。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和追求:读书,超越;再读书,再超越。听朋友说,何郁暑期撰写了《文天祥传》,他告友人:“为写此书,前后一个多月枯坐书堆,日夜疾书,不敢怠慢。写到文天祥作别广州,被押解北上,禁不住哽咽落泪;写到文天祥在狱中告别文璧,安排后事,竟再度哽咽。”由此,可看到何郁其人情感之丰富和性情之纯粹。说到何郁的为人,我还想起一件事,我曾答应过他一件事情,他也为此事花费了不少心血,希望促成,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此事终未办成。为此,我深表歉意,觉得很对不住他,没想到每每提起此事,他总是开怀大笑并反过来安慰我:“老兄,别再提了,这样的情况谁都能理解,不必在意。”瞧,这是一个多有思想又有情有义的人啊!

何郁在当下热闹无比的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并没有什么大名气,也算不上名人,但我真心愿意向广大读者,尤其是语文老师推荐《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也希望更多的人由此认识何郁。在我们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在我们看电影、看电视剧、听流行音乐,消遣娱乐之余,每天静下心来,读十分钟、二十分钟这样既不艰涩又很深刻的书,真是一件大好事。读一卷这样的书,胜过读若干卷写得乱七八糟的书;读一卷这样的书,当然可以“下笔如有神”。

当下,每天不知道要出版多少种书,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语言垃圾向我们扑面而来,能寻到一本真正有价值的书,实乃一件幸事。好事加幸事,请读《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

(作者系语文出版社社长)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