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频道  

洗尽铅华 依学定教

2016-08-03 10:26 来源:语言文字报 郭跃辉
  • 28人参与
  • 0人评论

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貌似简单,实际上要想让学生深刻理解,并非易事。这篇文章要求背诵,学生背了很久,居然还没有背熟,对文章的内容和脉络理解得都不清晰,即使是看了翻译,也不知道作者想表达什么。针对这种情况,在了解学情的基础上,我对教学内容进行了大胆的取舍。

原计划先介绍背景和作者,我专门查找一些关于王羲之的资料,希望可以培养学生的语文兴趣。但对一节时间有限的语文课来说,这些内容没有针对性。因为学生的难点是读不懂文章,而不是学习兴趣的问题。于是,我很果断地舍弃了这个环节。

对于文章的前两段,学生并不存在理解问题,但不一定能读出作者的“匠心”。因此,我便设计了一个“用双音节词概括内容”的环节,并抓住“环境”这个点,细读文本。比如“修竹”这个意象,学生往往会忽视。对于这个意象,我先引导学生回忆了《项脊轩志》里的“有杂植兰桂竹木于庭”,并且补充了苏轼的几句诗,然后指出“修竹”暗示了参加宴会的人都是高人雅士。

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我重点安排了两个教学环节,即仔细品读第三、四段,采用的方法就是“比较阅读”。这两个环节的创意是,用自己改编的文章与原文进行对比,理解原文的内容和脉络,体会作者的用心。如果单纯指导学生正面分析这篇文章的内容与逻辑,学生定会感觉枯燥无味,因为原文本身就晦涩难懂。此时有了一个比较对象,而用来比较的文章是老师的“下水文”,学生的比较兴趣便会激发。果然,上课时,学生饶有兴味地品读文章,不仅品读王羲之的原文,也品读我写的两段比较一般的话。经过比较,学生感知了王羲之原文的特别之处:不仅有对生命的感悟,而且充满了“正能量”,充满了对生命的礼赞,还有对自我价值的肯定!

这两个环节的内容也来源于对文本的细读。在我看来,如果文章只有前三段,那么立意就很平常,无非是感慨生命流逝,感叹人生短暂。作者的深刻之处在于第四段实现了“逆转”,从悲观的感叹变为积极的建构,建构某种价值坐标,但这个“逆转”不是太明显,作者甚至有点“含糊其辞”,除了“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指向比较明确外,其他句子都没有明确表达。这就需要学生去仔细品读甚至运用逻辑分析的方法,例如“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与“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两句话,只有先弄清楚主谓宾的具体所指,然后经过辨析,即要去探究“嗟悼”和“喻”的对象究竟是什么,去探究“后之视今”的态度与“今之视昔”的态度有何区别,才能明白这两句话的真正含义。

作为一节常态课,我认为应该追求的是:洗尽铅华,素面朝天。依据学情对文本内容进行取舍,不设置花里胡哨的环节,尽量减少多媒体的应用,带领学生直面文本,沉浸到语言文字中,品读文章妙处,感悟作者情怀!

(作者系广东省中山市教育教学研究室教研员)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